技术宅RYB

摸的一个脑洞x

“天使都在天堂做什么?”
“打扫满地的羽毛。”
“那扫完了呢?丢下去?”
“对,然后变成了鹅毛大雪。”

终于是肝完了,指绘上色真麻烦,手指头好疼(..)
画不出他的好!!!!

一不小心拍到上面画的老麦(。

不会画画,做个废人。

西木他可真好啊.......

Zzz不想上课。随手糊个Wilson
他可真好啊。qqqqq

指绘一个维。指头粗的手糊(....)
画不出他的帅气
就当是给自己名朋的头像了,还不用授权的那种(。)

#跟风#
#安迷修的使用方法(误)#

#跟风#
#雷狮的错误使用方法#
大概是最近脑洞贫瘠的随手(....)

一对bg一对百合还有一个孤苦伶仃的博雅。
博雅:我可能是瞎了。
晴明和神乐的体位妙啊我怎么会截到这个场景(。)

每日托福关键词系列

#因为托福单词背的很困难所以决定靠写文来背单词#
#什么cp都有,有雷自行避#

#今日单词:
broadcast:广播,播报
#狗灯向#

“接下来播报零点节目......”
大天狗准时拿出收音机,头上蒙着被子,盘腿蜷缩在被褥中,手指旋转着调频钮,直到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来。
“直到深夜仍坐在收音机前听到这个节目的听众朋友们,你们好,我是主持人青行灯。又要到'深夜百物语'的时间了。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是——座敷童子。”
大天狗抓了抓头发,终于拿起了丢在一旁的笔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硬皮本打开,刷刷的记录起来。
女主持人清脆又富有感情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卧室里,沙沙的电磁调频声让这声音显得更加神秘。她只娓娓讲述着妖怪的奇谈怪论,全然不说别的,却让大天狗沉迷其中。不知不觉,床头的电子钟亮了起来,1:00。
“今天的'深夜百物语'就讲到这里了。感谢大家的收听,希望你能在永不衰老的故事中做个好梦。”
咔嚓一声,大天狗关上了收音机的电源,揉揉有些困倦的眼睛,才把那本子收回抽屉中,心满意足地缩回被窝里闭上眼睛。
窗外是明朗的青涩圆月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天狗注意到了这个节目。
在这之前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
不能算完全普通,至少年级前十的名单里是有他的,长相也算全校数一数二的眉清目秀。久而久之,便少不了女孩子爱慕。
大天狗对这些倒也不在意,日子也这么过,试卷也照样写,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。
但就是这么一个“普通”的高中生,却被一个烦恼困扰。
失眠。
每天夜里,他不知要数几万遍羊,还不能安稳入睡。到最后,连羊也不数,干脆趁失眠的功夫坐起来看书。但是久了,黑眼圈也越发严重,便不得不再去数羊,辗转反侧。觉没睡好,数数反而顺溜了。
偶然间,某天深夜,他摸索着找手电上厕所,不小心碰到了收音机的开关。突如其来的节目播报声吓得他肾上腺激素瞬间分泌。大天狗几乎花了毕生精力冷静下来并且克制住骂出声,重新找到收音机的电源打算关上。
“接下来播报零点节目........欢迎收听'深夜百物语',我是主持人青行灯。”
大天狗的注意力被成功吸引了去。他收回要关上电源的手,撑着桌面仔细听起来。
“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故事是——二口女的悲惨命运。”
叫青行灯的女主持人声音很好听,大天狗不能准确形容出,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好像是一只幽幽青蝶盘旋在一烛青灯之上,扇动翅膀消散了周围的薄雾;也许又像是雨后湿润的树叶上露珠滚落,击碎平静如镜的湖面时发出的脆响。
大抵是这样的。
大天狗突然来了主意。自己不是失眠吗?正好用来听听零点节目好了。他几乎忍不住要赞叹自己的主意,找了个板凳坐下,伏在桌上专心听起来。
他不忍心让这样稀奇古怪却又有趣的故事仅仅存在于记忆,他特地找来一个硬皮本,郑重其事地把写有“百物语”的便条贴在封面上,每天听完后把故事记下来才安心回到床上睡觉。
不知怎的,这样一来所谓的失眠也没有了。

于是,从这以后,每天早上大天狗依然会像原来一样早早起来去晨读,晚上会怀着对故事的好奇等待零点的到来。
时间久了,他便对那个主持人有了些好奇心。
“那个叫青行灯的小姐,是个怎样的人呢?”这么想着,他总要幻想她的样子。从声音来听,大概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,定是位文质彬彬,优雅高佻的淑女形象。鬓角兴许还要有一串青色的珍珠蝴蝶发饰——大天狗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,理所当然似的。
然而日子还是这般过去。

高考发成绩那天,大天狗拿着那本厚厚的“百物语”记录本,敲开了广播电台工作室的门。
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,你们这里是负责播报深夜节目的吗?”
“是的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“我是来找一位叫青行灯的小姐的,她主持的零点节目是'深夜百物语'。”
开门的工作人员转身去问他的同事。回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怀疑。
“对不起,我们这里没有这个节目,也没有这个主持人。”

......

大天狗感觉很困惑,又十分气恼。如果这个节目不存在,那自己这些日子听的都是谁在播报?
失落的回到家中,他把那个硬皮本丢在桌上,钻进被窝对着天边黄昏中的飞鸟发呆。
他不相信电台的鬼话。如果今晚还有这个节目,他就带着自己的收音机去找电台讨个说法。难道这个青行灯是住在自己收音机里的妖怪不成?
零点零分,大天狗打开了收音机。
“今夜仍坐在收音机前收听节目的大家,你们好。我是主持人青行灯。”那个如轻烟缭绕一般的声音传入大天狗耳中,“今晚,我想感谢一个人,这些日子一直准时收听这个节目。”
大天狗竖起了耳朵,忘记了恼人的电台工作人员。
“我本不是存在于这现世的人,我只是乘着一烛青灯、穿梭于世间的妖怪。百物语并非传说,而是真正存在于世的妖怪们讲给我的故事。我辗转于岁月,走遍天涯海角,听遍了几乎所有的怪谈。也许这些故事已化为岁月的灰烬封存在记忆角落,但是请你永远不要忘记它们带给你的幻想和憧憬,以及那些怪谈所创造出的奇幻世界。
“那么,我要感谢的人,今天也依旧坐在桌前听着这个节目。若不是他一直坚守诺言,每晚聆听,恐怕我将再度等待千年来告诉他这些。”
泪珠无声地顺着大天狗的脸颊滑下。他察觉到了那些封存已久的记忆,对自己而言熟悉又陌生。
“你想起来了吗,大天狗?”
“我是青行灯。”
“如你所想,是一个妖怪。”
大天狗回过头去,青色空明的月光从敞开的窗户照射进来。一位婀娜的绝色少女,静坐于一盏幽幽青灯之上,鬓角佩戴一串青蓝色的珍珠蝴蝶发饰,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「我喜欢你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

大天狗猛然惊醒,鼻尖有些发痒。他抬起手,从鼻翼边拈起一朵碎樱瓣。
“你醒了。”
青行灯绝丽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。大天狗从青行灯的腿上直起身,将花瓣揉碎在指尖。
“做的梦还可好?”
大天狗揉着头发,忆起脑海深处的记忆。
“岂止可好。”